图片 1

解谜新作《癌症似龙》IGN 8分评测 温情之中略显笨拙

来源:乐游整理 日期:2016/1/22 15:35:11 作者:乐游 962乐游网 →
首页 → 游戏资讯 → 游戏评测 → 解谜新作《癌症似龙》IGN 8分评测
温情之中略显笨拙

[乐游网导读]癌症似龙是一款非常温情的游戏作品,如果了解游戏背景故事的话肯定会被打动,最近IGN给游戏打出了8分的高分,不过也有些不足之处还需要改进,下面评测一起来看看吧。

癌症似龙是一款非常温情的游戏作品,如果了解游戏背景故事的话肯定会被打动,最近IGN给游戏打出了8分的高分,不过也有些不足之处还需要改进,下面评测一起来看看吧。

图片 2

《癌症似龙》的开发团队是一对夫妇,Ryan Green和Amy
Green,这部作品既是对他们儿子Joel的祭奠,也是他们二人对自己伤痛经历的自白。对于笔者来说,如此这些背景累加起来的效果,是与作者之间紧密的情感共鸣。虽然游戏中笨重的互动元素阻碍了主题信息的传达,但总体来说,《癌症似龙》是一段让人肝肠寸断的游戏体验,将严肃的主题表现得优雅而且真实到残酷。

电子游戏常常充斥着暴力和动作,但是程序员Ryan
Green做的游戏,却只是为了纪念他夭折的儿子Joel。

显然,这部作品很难用传统的标准去评价和衡量。虽然《癌症似龙》的流程只有两小时,但它并没有参考任何其他类型游戏标杆。游戏开场的场景是一处池塘,别人正在喂你吃面包

你是一只鸭子。后来你会变成一只鸟,或者是医院中无名的患者亲友,或者是一名医生。这是Green一家人对于小病患生存意义的探寻,这个过程非常抽象,零零散散,事实上这正是对现实的确切写照。你并不能操控这种体验,而是受邀请融入其中,以各种形式呈现。

事实上,《癌症似龙》是对通常游戏智慧的彻底抛弃。许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,传统游戏中的“目标”意识在这里毫无意义。虽然这种设计有的时候容易让人产生挫败感,但这种感觉和Green一家的遭遇非常一致,现实中的他们也是茫然无措,想要搞清楚自己面前发生的一切事怎么回事。

或许最恰当的例子是这个场景:玩家扮演父亲Ryan,尝试安抚病床上哭闹的Joel。你喂他喝果汁,他不想喝。你又喂了一次,他喝了,然后吐了。我当时和Ryan一样,面对再次哭闹的Joel真心地认输了。这是个愈演愈烈的过程,当Joel终于睡着了的时候才让人得以喘息。

虽然玩家几乎不能控制游戏进展方向,但《癌症似龙》的互动元素依然为这款游戏增加了许多色彩。比如,Amy
Green试图向她其他几个孩子解释Joel的病症,她只做了一部睡前故事,演出来就像是一部卷轴过关游戏,在这个“游戏”中,Joel正在战胜“恶龙癌症”,多亏有“上帝的福佑”相助。这个小游戏戛然而止,Amy的一个孩子打断了故事。后来他认识的另一个人死于癌症,这正概括《癌症似龙》所要表达的信息: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,同理,这场游戏也没有真正的胜利。

并非游戏的一切设计都行得通,Joel的梦境中,他必须躲避肿瘤云,这些关卡让人感觉制作得很模糊,此外还有一款竞速类型的小游戏,想要给人带来颠覆,但却没有正中要害。虽然我很钦佩《癌症似龙》作为“电子游戏”的自我定位,但上述这几个关卡都给人感觉虎头蛇尾,让人莫名其妙。

《癌症似龙》中每一个高大上的概念,都有真切的现实依据:Green一家面对的问题不仅在于哀痛和悼念,而且还有如何哀悼。Amy寻求宗教的帮助,而Ryan则努力坚持自己的信念。他们冲突,然后和解,然后再冲突。整个过程中,你作为一个热心但却无能为力的旁观者,在他们的生活中进进出出。他们向上帝哀求,对彼此哀求,对Joel哀求。在看到结局字幕的时候,我感到自己很荣幸,能够被允许进入他们的生活。

结语

虽然《癌症似龙》并非处处完美,但这是一款让人情绪波澜起伏的贴心游戏,让玩家感谢当下依然留在自己身边的人们,缅怀那些已经不再身边的人们。我很感激Green一家将他们的经历分享出来。

图片 3

《癌症似龙》IGN评分:8.0 优秀

优点:

满满的诚意和浓浓的真情

直面残酷的现实

缺点:

偶尔操作笨重迟钝

Joel在1岁时被诊断出患有致命的脑癌,现年34岁的Ryan很害怕会忘记。他目前和妻子一起带着其他4个孩子住在科罗拉多州拉夫兰市。所以他做了一个叫
“That Dragon, Cancer”的游戏
,让玩家们进入他们的家庭世界,并感受一下和将死的孩子一起生活的情感体验。

这个游戏有它自己的诗情与灵性,让Green一家暂时摆脱痛苦,但也让他们把Joel的命运放在众人面前供人谈论。

这个游戏由他和Josh Larson等共7人一起在新的工作室Numinous
Games制作,将在今年秋季发布。Green说:“这不符合电子游戏的套路,一般来说你得有个目标,跑、跳并击杀敌人……你要拿高分赢别人。但我们现在做的游戏不一样,你做的决定并不会改变游戏结局,因为游戏到了最后我们只会遵从事实,Joel无法幸存下来。”

这个游戏的制作包括Joel开始进入临床药物试验到2014年3月止——5岁的他死前不久,整个过程都被记录在文献里。它在4月17日纽约贝翠卡影展(Tribeca
Film Festival)上首映,并在周二多伦多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上开放。

游戏的最开始场景,Joel在一个公园里扔一片片面包喂鸭子,背景是他的家人解释Joel的状况的声音。

玩家可以在他玩秋千时帮忙摇秋千,或是在他躺在医院病床上时触摸他的脸。Amy
Green介绍说,这个游戏能让你有存在感和真实感,让你觉得你是陪伴我们左右的一个朋友。

2010年,就在他两岁生日到来之际,Joel被诊断出非典型畸胎瘤/横纹肌样瘤。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晚期癌症,但是Joel顽强地比预想的多活了3年让医生也惊讶不已。

Amy说:“我们想让人们知道,我们所有的祈祷上帝都听到了。我们见证着他的生命,奇迹就发生在我们眼前。”她介绍说,这个游戏对Ryan来说是悼念的一种方式。即使这样一来他们的孩子也被牵涉到了里面,但也给了这个家表达自己感受的方式。

2012年,开发游戏的几个人把它带到了旧金山一个游戏商讨会上,玩家们都被情绪感染。在游戏的第一场景,Joel的父亲重现了他儿子接受放射疗法的“惊心夜晚”。游戏博主们都大力称赞这个项目,引起了纪录片导演David
Osit和Malika Zouhali-Worrall的注意。

相关文章